八国集团峰会握手欢呼美欧关系好转

秦川是一名驻欧洲记者,来自外国机构的报道自1975年美国、德国、英国、日本、加拿大、法国和意大利七个主要工业国家的领导人定期举行年度峰会以来,他们的主要目的一直是讨论世界经济的发展方向或寻找经济问题的解决方案。

俄罗斯加入后,G7变成了G8,但它讨论全球经济问题的目的没有改变。

然而,在今年的八国集团峰会上,困扰西方世界的许多经济问题已经退居二线。

从布什总统踏上欧洲之旅的那一刻起,全球的注意力就集中在美国和欧洲反战势力之间的关系上。

双方期待着美国和欧洲之间恢复伙伴关系和和解的总趋势。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长期以来在欧洲军事和经济上都处于领先地位。

马歇尔计划对西欧战后复苏起了关键性的作用﹐而现在美国仍是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美欧关系的经济重要性自不待言。马歇尔计划在西欧战后复苏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现在美国仍然是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和欧盟关系的经济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军事合作方面,在帮助欧洲打败纳粹之后,美国以其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实力支持西欧的防御体系,并与苏联领导的朝鲜阵营作战。

共产主义崩溃后,欧洲没有摆脱对美国军事力量的依赖。

如果没有美国在北约框架下的参与,欧洲将很难阻止米洛舍维奇的种族灭绝并完全解决巴尔干地区的区域冲突。

可以说,大西洋两岸的战略伙伴关系是欧洲乃至当今世界和平与稳定的基石。

据报道,英国首相布莱尔早就宣布,他打算为美国和法国、德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和解充当调解人。

此外,为美国政府服务的18名前美国部长级官员也发表联合声明,呼吁美国及其欧洲盟友采取积极行动,重新加强大西洋两岸的伙伴关系。

前美国官员,包括前美国国务卿克里斯托弗、前国家安全顾问布里吉特·金斯基、前国防部长卡鲁奇和R在内,都在声明中指出,美国及其欧洲盟友今后应该建立更密切和更直接的合作。与此同时,面对国际危机,它们应制定一套政策,通过协商共同遵循,并明确分配责任。

在这种情况下,美欧关系升温就不足为奇了。

在圣彼得堡,布什和普京在八国集团峰会前互称朋友,普京借圣彼得堡300周年庆典之机举行了一次非正式峰会,邀请世界各国领导人出席。

布什总统和普京总统举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会谈。这是伊拉克战争爆发以来美国和俄罗斯领导人的首次会晤。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在会后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普京表示,为了维护世界整体局势,俄罗斯将继续发展与美国的战略伙伴关系。

他说,美俄关系的本质经受住了危机的考验。

布什同意了。

他不仅称普京为“朋友”,还表示,在伊拉克战争上的立场分歧“加强而不是削弱了双方的关系”

布什说,共同应对国际恐怖主义的挑战将使美国和俄罗斯团结起来。

会谈后,美国和俄罗斯领导人还交换了文件,并认可了双方此前签署的裁军协议。

布什总统还邀请普京今年9月在戴维营度假。

人们普遍认为,双方在伊拉克战争上的分歧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修复。

布什和施罗德握手言和布什在伊拉克战争后第一次和德国总理施罗德握手言和,当时他正在圣彼得堡享受普京的晚餐。

据报道,布什和施罗德在法国阿维昂举行的八国集团峰会上又有了一个简短的问候,但仅仅说了几句简单的话就没什么可谈的了。

1日,德国社会民主党召开特别党代会,讨论施罗德的改革计划。因此,改革派施罗德的提议受到了出席国会代表的欢迎。为此,普京、希拉克和布什都来祝贺他,布什主动与施罗德握手。

据当地观察家称,布什总统和施罗德总理在伊拉克战争上的不和似乎依然存在。

但双方在峰会上利用短暂的接触表达了和解的愿望。

布什会见希拉克谈美法关系;法国是反战轴心的发起者和领导者;美法关系遭受了相对严重的损害。

因此,布什欧洲之行最大的吸引力可能是布什和希拉克之间的关系。

两位领导人都参加了圣彼得堡的庆祝活动,但有趣的是希拉克在布什到达之前匆匆离开了。

作为八国集团峰会的东道主,也许他更愿意在伊拉克战争危机后,在自己家门口安排与布什的第一次会面。

1日,希拉克总统欢迎布什总统在法国温泉胜地阿维翁参加峰会。

据报道,两人礼貌地握手,脸上带着微笑,表情不冷不热,但布什仍然作为老朋友向希拉克赠送了一套印度文化书籍。

希拉克告诉记者不要相信大西洋两岸动荡的谣言,并称今天与布什的简短会谈“相当有建设性”

希拉克赞扬布什提供150亿美元帮助非洲和加勒比国家抗击艾滋病的“历史性”计划。

他还宣布,巴黎将向全球抗击艾滋病基金提供大量捐款,将其年度捐款从5000万欧元增加到1.5亿欧元。

这进一步表明,华盛顿和巴黎可能已经准备好放弃伊拉克争端。

2日,希拉克和布什分别举行了1小时15分钟的会晤,这是他们自伊拉克危机以来的首次会晤。

会谈结束后,两位领导人强调会谈的性质是友好的。

布什说,他非常清楚,美国和法国的许多人怀疑他和希拉克是否能舒服地坐下来交换意见。布什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毫无疑问”。

布什告诉希拉克,让过去的成为过去是很重要的。

在表面的礼貌和和解之下,仍然隐藏着一些不快。

布什决定不参加八国集团峰会的最后一次工作会议和闭幕式,而是提前前往中东参加另一次峰会,许多官员认为这是对会议的故意怠慢。

但毕竟,两个月前两国关系从冰点开始解冻。

总而言之,尽管双边关系中仍存在问题,但布什总统的欧洲之行应被视为美欧关系的转折点。

正如加拿大总理克瑞森(Crimson)所说,峰会没有错误或不快,所有与会领导人在最后一天都很乐观。

发表评论